<center id="agkcc"></center><center id="agkcc"></center>
<center id="agkcc"><div id="agkcc"></div></center>
<noscript id="agkcc"></noscript><optgroup id="agkcc"><wbr id="agkcc"></wbr></optgroup>

[理事之窗]謝繼勝:從學藏語到成為藏學家

作者:劉陽禾發布時間:2012-08-09, 15:42 來源:中國西藏網

  一眨眼認識謝繼勝教授快十年了,日前在第四屆西藏考古與藝術國際學術研討會又與謝教授相遇了。謝老師不改往日淳樸的笑容,看到他頭上的白發,瞬間讓我感到了時光的飛逝。


謝繼勝近照 攝影:劉陽禾

  從寧夏鋼鐵廠一名普通工人,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研究員,現在,謝繼勝是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的理事,同時身兼首都師范大學漢藏佛教美術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

  和所有的人一樣充滿了好奇,帶著想象以及一連串的問題,我開始了與謝繼勝老師的對話。

  記者:謝老師您好,您撰寫的《唐卡起源考》、《西夏藏傳繪畫》、以及您翻譯的《西藏的神靈和鬼怪》等著作,對于研究藏文化的年輕學者來說都是耳熟能詳的。

  我查閱了一些有關您的資料,您就讀寧夏大學中文系之前,是一名普通工人,畢業后就跑去了西藏。這前前后后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謝繼勝:很多事情真的是要相信緣分。在到西藏之前我做過工人、會計、保管員,在生產隊也干過。1978年恢復高考,我考取了寧夏大學中文系。畢業的時候教育部號召畢業生去西藏工作,我們宿舍四個人就給西藏人事局寫信申請,就這樣,我到了西藏,分到了組織部。

  工作之余,藏族同事就教我學藏語,還練著聽藏語廣播,學了一段時間,我真的喜歡上了。平時,我喜歡拿著有關西藏的書,到處走走看看,實地感受,慢慢地我對西藏有了興趣和感情。

  1984年我報考了中央民族大學藏語系。為了通過藏語復試,我開始強化學習藏語?,F在回想,很多時候事情就是來的這么突然,讓人毫無準備。沒想過會去西藏,更沒想過會在藏學研究這個領域學習、研究。我很感謝當時教我藏語的倉覺,還有其他幾個藏族同事。那幾年的日子現在想起來都非常愉快。

  能在中央民族大學讀書,是一個難得的好機緣。在民院的幾年其實就是一個語言強化訓練的過程。民大不僅有好的語言訓練氛圍,而且大家對學習語言也是相當重視。毋庸置疑,這個基礎培訓,為我以后的成長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F在我做了老師,也常常和學生講學習語言的重要性。無論從事西藏哪方面的研究,都和藏語文的學習是分不開的。

  當時在民大給我們講課的老師都是很棒的先生,像佟錦華、王堯、羅秉芬,還有土旦旺布幾位老師都給我們上過課。

  我記得王堯先生對學生的學習狀況相當關注,會傳授我們很多學習方法。王先生做學問的態度,以及對國外藏學研究新動向的關注,都讓我們受益匪淺?,F在四、五十歲和我們同齡的從事西藏工作的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曾受益于王堯先生的指點。那時候,王先生就鼓勵我盡量多翻譯,多練習,我翻譯好后,他會推薦給雜志社發表。那時候我翻譯了《西藏宗教藝術》,還有內貝斯基的《西藏的神靈和鬼怪》。

  藏學研究這條路上有個很好的學術傳統,就是老師幫助學生,就這么一代一代的走過來。沒有老師的培養,也不會涌現出一批又一批的人才。

  無論何時都會很感激、很受益于在民大跟隨這么多優秀的先生學習、訓練的那段日子。這也是讓我和西藏結緣的一個重要原因,非常難得的好緣分。

  記者:您在西藏的時候,有沒有一些對您影響比較大的事情,至今讓您難忘的?促使您能在藏學研究這條路上堅持不懈走下去的又是什么?

  謝繼勝:西藏的寺院、宗教對于初到西藏的人都是十分新鮮的。除此之外,讓我感觸最深的還是西藏人的淳樸、善良,對人的真誠和友好。藏族同胞們平靜樸實的生活也給我很大的觸動。中國的少數民族中,能像藏族這樣具有這么悠遠歷史、完備的文化體系的民族不多。

  我的本科專業是語言,那個時候藏語言本身的魅力也深深吸引著我。我們那年一起去西藏的有一千多人,但持之以恒從事西藏工作的沒剩下多少。從事西藏工作的漢族同志在各個崗位工作的人數雖然多,但能講一口地道藏語的還是相當缺乏的。

  我覺得應該鼓勵更多的漢族學生去學習藏語,研究藏族文化。整個藏區占中國領土面積的四分之一還要強,這么一大片土地,我們必須先要了解那里的文化。

  記者:在您的眾多論文、著作中,還有您倡導主辦的專業論壇,您覺得哪些最能稱得上是您的代表作,請您就專著以及主要觀點給我們的網友們闡述一下。

  謝繼勝:早期我在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所格薩爾研究室工作,主要從事史詩的研究。因為有了對《西藏神靈和鬼怪》一書翻譯學習的過程,萌發了我對史詩研究、宗教信仰研究的興趣。我花了很大的精力去研究“戰神”,還有其他神靈的名字,從詞的來源入手,把這些神靈的名字做了進一步的考察,比如:“贊”,還有“念”。像“戰神”,還有格薩爾中反復出現的“威爾瑪”,他們究竟又是怎樣的神靈,我做了很多考證和研究工作。在西藏史詩方面,也可以說是一點貢獻吧。

  還有在《格薩爾研究集刊》中發表過的關于格薩爾史詩移動的問題。格薩爾史詩的傳播,主要有個東南向移動的規律。這也是我一個比較重要的觀點。

  在研究西藏民間宗教的過程中,我很早就開始關注西藏的風馬圖案。我們在探討漢藏關系的時候,風馬與漢族民間深層的信仰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從對風馬圖案的解讀,可以看出漢藏兩個民族在信仰層面的關系。西藏很多原始的宗教信仰,與南亞次大陸并不是一個體系;它與漢地的宗教信仰很多地方是一樣的。風馬在西藏很普遍,哪里都能看到,也算是代表西藏元素的一個典型符號。但這個圖案到底是什么,并沒有人對它本身做過深入地分析。我做了這個工作,分析了這個圖案的來源、風馬四邊動物的變化。通過深層研究分析,發現風馬背后的寓意有佛教的內容、中亞火祆教的內容,更多的是和漢地五行的含義是一致的?,F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談論風馬的寓意。后期,我又著手研究風馬與中國傳統“甲馬”、“祿馬”,以及中國民間年畫之間的關系,我發表了《風馬考》。通過對風馬圖案的分析,考察出漢藏在民間深層信仰上的一致性。從意識形態領域入手,在漢藏關系中找到共同點。這個學術成果應該說是很有價值的。

  以上三點說的是我在西藏民間宗教方面的探討。我到中央美術學院讀博士,跟隨金維諾先生學習西藏藝術之后,又轉向對西藏藝術的研究。當時材料比較缺乏,在金先生的指導下,我寫了《西夏藏傳繪畫——黑水城出土西夏唐卡研究》博士畢業論文,對其中的作品也做了典型分析。

  對敦煌莫高窟第465窟作了分析與研究,針對窟內壁畫內容,經過考證,斷代此窟的年代為西夏時期,并非元代石窟。還有就是,準確的解讀榆林窟第二十五窟的藏文題記,糾正了以前錯誤的觀點。

  在西藏藝術研究方面,我們發起組織了西藏考古與藝術國際學術研討會,剛剛舉辦了第四屆。秉承學術第一的原則,我們力求讓學術機構、科研院所、學校來主辦,并整理出版學術論文集。也希望此舉能對我們國家的藏學發展有所推動。

  記者:您創辦了漢藏佛教美術專業研究生實習基金,請您介紹一下這個基金主要面對哪些學生,又是什么樣的原因會使您要這么做的呢?

  謝繼勝:作為一個從事西藏工作的人,到了中年,自然會有一種使命感。就像王先生、佟老師等很多藏學家都有的想法一樣,他們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也傳遞給了我。從事西藏工作的年輕人,會藏語的漢族真的很少。進藏人員90%都去了政府機關工作,現在急需一大批從事藏學研究工作的有識之士。

  到學校工作的主要使命就是要培養一大批對藏學有興趣的年輕人一起參與到我們共同的事業中來。培養從事西藏藝術的專業人員,除了語言訓練之外,他們應當具備足夠的實地考察經驗。我們希望學習西藏藝術的學生每年都能有相當的時間從事實地考察。藝術院校學費本來就已經很高了,實地考察無疑又是雪上加霜。作為老師我不想把這個壓力再轉嫁給學生家長。就萌生了創辦基金的念頭,尚仕雅集董事長一西先生給我們提供了第一筆贊助,還有各界多方的大力支持,為這個基金添磚加瓦,我也深深感激。希望更多的愛心人士參與到對學生的幫助中來。我們希望在未來,各地從事西藏藝術學習的學生都會得到??钯Y助。


2007年與學生在實地考察中 (謝繼勝供圖)

  記者:請您談談西藏文化藝術教育與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的關系。

  謝繼勝: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文化的傳承發揚,最根本是秉承,是沿襲。剛才也講過,專業人員在這個隊伍中還是相當匱乏的。我們從事西藏藝術的教學,西藏藝術史的教學也是西藏文化保護的重要組成部分。教育是弘揚文化的基礎工作。

  在高等院校設立有關西藏藝術的專業,培養高等專業人才是很重要的。這也是我現在從事的主要工作,是未了的使命。希望國家能夠出臺一些鼓勵學生報考類似專業的政策。更希望能夠得到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等有關機構的大力支持,設立西藏文化藝術的專門研修班,培養愛西藏、熱愛西藏藝術的專業人才,把所學的專業和他們日后的工作緊密聯系起來,為保護西藏文化做出貢獻。


2009年與學生在雍布拉康 (謝繼勝供圖)

  謝老師的一席話,讓我感慨良多。曾經得到老一輩教師啟迪、恩惠的年輕人,當他成長壯大的時候,使命感會油然而生。教育、研究,回饋成了謝老師等這一代藏學工作者當之無愧的責任。一棵大樹雖然有很多葉子枯萎,干落,但當他看到新生的綠枝,那種心境應該會是非??鞓返?。我們由衷希望西藏文化保護發展的事業生生不息,一代更比一代強。

 

(責編:云彤)

友情鏈接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看8_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高清版_野花2019社区高清视频免费-野花视频